全国咨询热线:400-0671669

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中纪委纪录片《国家监察》里的腐败院长刚刚判

时间:中纪委纪录片《国家监察》里的腐败院长刚刚判

  这份裁决书中的主人公,是曾经在2020年初上过中纪委国家监委电视专题片《国家监察》的“反面典型”: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、院长易利华。

  2018年8月12日易利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在此之前,他已经在无锡二院院长的岗位上稳坐16年。易利华出现在纪录片《国家监察》里,证明其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引发中央纪委、国家监委的关注。

  《国家监察》是中央纪委、国家监委、中宣部、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,共分5集。在这部纪录片中出现的,均是社会关注度极高的腐败案件,包括家藏4000多瓶茅台的贵州省委常委、副省长王晓光,收下5公斤黄金鼎的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袁仁国,屋藏2亿赃款现金的华融原掌门人赖小民等。

  《国家监察》第4集《护航民生》用了近半集的时长,详细挖掘了易利华的腐败问题。从易利华身上,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还挖出了无锡其他医院多名工作人员违规“统方”、收受耗材回扣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,几乎掀开了整个无锡医疗界的隐藏问题。

  裁决书显示,易利华在2005年至2017年期间通过低价买房、高价卖房、报支机票等方式收受贿赂总计人民币520余万元、美元2000元,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,并处罚金50万元。易利华一审后选择上诉,二审裁决维持原判,驳回上诉。

  《国家监察》纪录片中,向易利华行贿最多的“药品供应商”李振华同时被曝光,裁决书列出了李振华行贿易利华的细节。

  2013年初,李振华找到易利华,双方谈妥:基本用药和普药给4-6个点,辅助药给8-10个点。平均算下来,易利华能从李振华代理药品的销售额中拿到8%的“好处费”

  李振华并不是某家药厂的员工,只是个人身份。2009年至2013年,李振华代理了8种新药。攀上易利华后,李振华在2013年到2016年又代理了7种新药,总的销售金额达到1.12亿元。

  在裁决书中,李振华2010年就开始“代理”上海绿谷制药的15个品种,通过上药集团旗下康德乐医药公司的销售资质。按规定,李振华不是绿谷制药的员工,并不能委托销售绿谷的产品。但李振华有“特殊身份”,绿谷制药默认了这一违规行为。

  为了让自己“代理”的产品显得来头更大,2017年李振华还找到国药控股和华润医药的无锡公司,把手上的产品从上药康德乐转到国药、华润名下,打入无锡二院销售。

  “李振华是无锡二院的大包商,和院长易利华关系好,这是圈内都知道的”,在裁决书中,一份证人证言这么说。

  李振华利用和易利华的关系,生意越做越大,一些药厂的医药代表甚至主动把自己的产品交给李振华进行“药品维护”。

  对于李振华的业务,易利华一直心知肚明,他曾明确对李振华说:“你挣多少钱我都能看得到。”易利华通过医院HIS系统,能够很明确的知道李振华所代理品种的销售金额,因此,李振华在回扣金额上,从来不敢隐瞒。

  但易利华知道,自己所拿的回扣款烫手,因此他并不直接拿钱,两人之间的肮脏交易,从来都是口头协商,说好钱先暂存于李振华处。从2013年到2018年8月易利华案发,5年半时间里,易利华可得的好处费就达到400余万元。

  易利华为了掩盖犯罪所得,采用向李振华高价卖出商品房的方式取得贿金。当时易利华卖出的房产仅值199万元,而李振华花了326万元买下,还另外支付了20万元的楼层差价。

  易利华自从2002年主持无锡二院工作以来,就通过一家名为“江苏通商国贸”的公司,与GE医疗、西门子、蔡司公司等多家外资医疗设备企业勾连上了关系。

  江苏通商国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张楠。无锡二院从2002年到2018年,通过张楠的公司采购医疗设备总共1.2亿元左右,包括GE的核磁共振、床边X光机、骨密度仪;西门子的核磁共振、DR拍片机、泌尿碎石机;蔡司飞秒屈光手术系统等。

  二院作为无锡市一流医院,规章制度十分严格:超过30万元的设备采购都必须由市卫计委根据医院的实际业务量来确定。采购指标下来后,二院要召开医院设备委员会,投票表决初定名单,经院长办公室确定后报市卫计委审批。获得市里的批准,才开始组织招标工作,300万元以上的设备还要经过谈判。

  但在易利华的干预下,无锡二院十几年来的设备采购制度极度扭曲,张楠基本只要和易利华说一下,相关设备几乎都能顺利通过招标。

  易利华获取贿赂的方式同样是“高价卖房”,根据裁决书,易利华在南京的一套房子高出市场价50多万元,被张楠买下。

  西门子、卡尔蔡司公司等成了不光彩的角色,出现在裁决书的“证人证言”之中。

 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易利华在落马后,还向有关部门“检举他人犯罪”,企图通过检举立功,减轻自己的罪责,但其举报内容最终并未查证属实。

  在易利华被判决之前,向他行贿的李振华已被无锡梁溪区人民法院以行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这一判决向外释放强烈信号:给医院院长、医生支付回扣、好处费,一样会被追究刑责。

  2018年易利华案发之后,江苏掀起了一轮医院反腐大潮。2019年,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杨向军、苏大二附院心内科副主任陈建昌、原主任徐卫亭等接连被查。

  医疗反腐不留死角,光是今年,全国已经出现数十起院长、主任被抓的事件。医保局制定的信用评价制度,也从上游逐步卡死医疗贿赂空间。再抱侥幸心理,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
上一篇: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医院县级医院危急重症

下一篇:36选7南京科进国产超声骨密度仪、经颅多普勒厂